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臺灣文學作家在想的十件事-交通大學區域計畫-1月新聞稿

 

〈臺灣文學作家在想的十件事〉   

     2015年12月30日,通識講座歲末最終場,我們邀請到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的黃美娥教授,為大家帶來關於臺灣文學的演講,主題為「臺灣文學作家在想的十件事」。   

     作家在想什麼?   

     黃美娥教授首先說明,作品蘊涵作家的思想,文字作為傳達思想的媒介,而文學即是作家與社會之間的互動與聯結。接著她以日治時期的臺灣文學為對象,並採取「從文學看台灣」的視角,分享她所整理、挑選過的十個重要問題。   

     作家在思考的第一件事,通常會是什麼呢?「當我問所上的同學時,」她說,「多數的同學都提到了金錢。」她談到,這也許有些俗氣,但卻是重要的課題。呂赫若〈牛車〉、楊逵〈送報伕〉等小說,即是描寫日治時期許多人的貧窮困苦、人性異化、社會階級差異的問題。而金錢與物質基礎,也是文學作為一種職業,經常必須面臨的一大挑戰。   

     她接著談到情感的問題。鍾理和〈假梨婆〉,以對位思考的方式,一面敘述祖孫之間的溫暖親情,一面突顯漢人與原住民之間的差異與矛盾;白先勇《孽子》則描寫同志追尋父親認同的複雜情感關係。翁鬧的小說表現出對現代都市文明的不安、幻滅感與孤獨。而王文興〈最快樂的事〉則透過一種冰冷的孤寂感,存在主義的迷惘,迫使人們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。   

     之後,她陸續談到了國家、人民與記憶的問題。在日本殖民統治下,不少的作家都在思考臺灣與日本的關係,臺灣人是什麼人的問題。譬如吳濁流《亞細亞的孤兒》、鍾肇政《八角塔下》等小說,即描述了國族認同的糾葛以及被殖民者的痛苦。而知識分子在其中則扮演了教化人民的角色,例如鄭用錫、蔣渭水。   

     文學也涉及記憶與遺忘的辯證,如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的書寫,提醒我們歷史的問題必須不斷被反省。文學也談論土地問題,農村與城鎮的關係,鄉土者的抗拒,還有現代性的悖論、土地開發與居住正義。   

     最後,她以生死為中心,討論了臺灣新文學之父賴和在臺灣的意義。她提到,賴和經常思索生與死的問題。他的小說如〈一桿稱仔〉,也描述了殖民統治下的壓迫,以及現代性、殖民性與本土性之間的衝突。他省思被殖民者的階級困境,並提醒人們:時代的「進步」與人們的幸福之間,不能輕易劃上等號。殖民統治使人被馴化、被綑綁,進而成了俘囚、奴隸,而在賴和看來,被殖民者必須思考殖民問題、必須向壓迫進行反抗,生命才可能找到方向與出路。   

     至於第十件事,她以開放式的問題,邀請各位同學思考自己的答案。   

     文學想關懷人、也想激勵人,訴說人與人之間複雜的關係。而臺灣文學也在試圖告訴大家臺灣曾經發生過的事。「所以,從文學看臺灣,」在講座的結尾,黃美娥教授說,「可以看見臺灣人的歷史,臺灣人的生命經驗,臺灣人的快樂與痛苦,看見臺灣人的過去,也思索臺灣人的未來。」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